時間  2007/11/03 Sat 08:02:26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前面大部分是跟同學在一起,吊著大小南瓜的奇怪房間(同學家)
一起做像是project的東西、被責怪為什麼沒有做好之類很悶的東西
中間被人開槍(我們這組一一被人射殺)我也是其中之一,
然後是我在跑步、附近像是機場等奇妙的後台(應該是地勤),
我只記得我一定要跑到最初,還有個我想要知道的答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接著又是回到南瓜房間,我被叫醒的時候被同學責怪怎麼又沒做好我的部分,
我去幫忙寫一個小盒子裝的濃稠像是油膏的液體,同學說要稀釋因為是強鹼還怎樣。

他不敢沖水所以我拿去SINK沖,右手指甲沾到了點結果竟然在水中燃燒了起來。
我記得回頭問「這麼毒的東西怎麼能吃?(肉類柔軟精,同學說)」
總之當時同學爸爸在隔壁廚房弄菜給我們(大概五人吃)就是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是說真正讓我悶的地方是、第一次中間,我跑去那個機場的咖啡廳附近的房間發生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房間還有另外兩人,那兩人是一對說著甚麼話我不清楚,總之我告白、
他只是眼中帶憐憫地看著我沒說話,我看著他的自然捲和紅色瞳仁覺得很哀傷
可是一點都無法責備他。接著我被拖回那個南瓜房間(似乎是直接空間抽換)被人射殺。

我(輪迴)第二次醒來時,就是一直想跑回去再問他一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從小房間跑開後費盡千辛萬苦跑回去(跑過像是機場外部的地方,跟很多人反向)
回到那個咖啡廳附近的小房間,抓了還在那邊的他,問同樣的問題,然後說他如果不要就沈默就是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結果第二次他也是那種「對不起我不能給你承諾或幸福的眼神」,所以我就哭著吻上去然後哭跑這樣 (默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因為有點太寫實(溫度和感覺、還有那種欲哭無淚的鬱悶)所以醒得很不愉快
喵啦啥鬼夢竟然是以自己的身份夢到被拒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阿銀你太過份了!!!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-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其實我真的只記得銀髮紅眼,同樣符合狀態的還有薰
我之所以認為不是薰是因為那張臉太成熟,是男人的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薰恆久是天使啊=w=

 

anpath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