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03

夢到........有個高中時候就知道的兩人日本女子樂團再度來台,論性質有點像是PUFFY(但是高中時的我根本不聽女人XD)我很高興跟他們住同一間旅館,有機會跟他們送卡片聊天啥的。



所以我很克難的找了一張A3(可是背面疑似廣告紙超失禮)在上面寫自己僅知的日文(竟然沒估狗,怎不怕寫錯?!)分別寫給兩人(一人一面)然後我還找出舊的照片貼上去、還畫圖,說真的我覺得我好用心(只是材料不對

拖到第二天好像他們快離開了,我匆忙把卡片送過去,還因為是鉛筆作畫的部分糊掉所以有點狼狽,不過長捲髮那位還是看得很開心,短髮那位對於我能挖出黑歷史照片(高中時收集的簡報)很驚奇XD

後來我跟短髮的聊起來,他說他們這次也知道人氣大不如前,所以互動上是抱持著回饋粉絲的心情才會如此親民(真的,有點太親民了)

我問他是不是04-06年有來過台灣,他沒回答。
當時我們走到另外一個房間(他們專屬的VIP ROOM?)然後他問我要不要玩一個紙牌魔術,我說好

結果那並不是撲克牌,而是混了很多奇怪紙張的牌,他發給我六張,三張顯示三張不顯示,我小心按照他發給我的方向拿起不讓他看到另外三張,結果有兩張是收據

我問他說這裡有兩張收據也是要當成魔術的一部分嗎?
他看了看、不好意思的笑說這是買參考書(測驗)的收據,當初(不紅)沒錢時當過家教,這本書用不到五次www

細節非常清楚,說的事情也很真wwwww
不過我得起來處理血泊了....

好像沒有止痛藥了..........好吧、我、直接去昏迷
昏迷途中還是過度真實的夢

醒來又打掃之後已經忘記不少

很大的、像是宅院(四合院中間有中庭,可是四面都是樓房的那種,我不會講)的地方,某個大人家裡寄住。
那個大人好像是警察局裡的大人物,他有女兒們,跟我同齡(1X~2X歲)

某次宅院裡有外人(小偷)入侵,前一晚則有罕見(?)的兇殺案之類的。雖然宅院本身非常中國風,可是在這裡居住的人員很NY熔爐感,死者之一是個年輕非裔男子

大批警力(整個柯南FU喔~)來到現場做鑑識想要還原現場。
會牽扯到我們這裡來是因為當時的凶器是一個很罕見的工具,好像是做什麼山野調查時會用到的長型(外型真的像是一把劍,但是能彎也能折)工具

忘記是哪一個女兒遭到襲擊了/ v\ 受到很大的驚嚇。

總之就是經過一段搜查,我覺得警方的方向越來越偏離,於是就請那位女兒(現在覺得是大女兒)觀看他們演繹的過程中,鼓勵她要把實情說出來。
重點是在於警方對於那個工具怎麼被拿來當成凶器的使用方法錯誤,所以導向了不同的兇嫌。

大女兒看到他們錯誤的示範使用工具之後,也終於挺身而出直接作證「這東西不是這樣用的」,然後實地示範,「這東西可以這樣彎,才會造成這個人是這裡受傷」,現場所有警探那種恍然大悟的聲音還真的是www

我記得大女兒有一句「如果那人(非裔)在那一瞬間想起來打鬥/戰士的本能,他就會這樣把工具彎起來防禦自己。」,當時聽很有道理XD

之後突然間好像什麼動亂要開始了,我們這宅院都被通知撤離。
我趕緊叫了女兒們來幫忙把冰箱裡的魚、肉都來裹粉做成炸物(?)帶著路上吃ww (還真的想吃炸的啊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npathio0401 的頭像
anpathio0401

米國無文化

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