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8

又一個細節鉅細靡遺,有溫度觸感的惡夢...
畫質逼近藍光耶我的夢升級在這種地方做什麼..


前面很.......正經的警方辦案,有趣的是那個小警探好像是電車男的演員。
但是辦的內容有點微妙

似乎是在追查殺人犯的過程中,逐漸瞭解到,要抓的不是人,是機器人。
製作他們的科學家有著奇怪的性癖,就是當這些(到我看到的時候至少一男一女,但印象中有更多,從同一個「孤兒院」出來的,多數為面貌姣好的少女)機器人知道自己要進入最後程序(任務)的時候,會拿掉原本塞在體內的跳蛋。

對、跳蛋。
然後自爆。

開始知道是機器人的時候,是一個男性的機器人,行動與外表與一般人真的無異,拿出跳蛋後不久擇地自爆。

第二次追擊時,電車男警探很懊惱的發現自己很喜歡的一名女性竟然就是機器人,但是又很不願意她真的去執行任務也不希望她被同僚殺掉,而當某晚附近的搜查隊回報說追擊中發現跳蛋時,他用那種超級擔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然後決定去衝前線。

我們在一個大樓社區的中庭或騎樓的地方,四周很多人,應該是因為要配合搜查而被迫在外面的老弱婦孺好多。
不知為何,我覺得那位(我應該也說過好幾次話、認識)應該就在附近,那麼隨時要準備迎接爆炸。
熱波來得好快,而我也猜對來的方向,我護著旁邊兩個人還拿起布或是軟墊來抵禦,還是覺得事後身體和四肢有那種強烈的灼熱感

我記得之後走入一個走廊,兩邊都是門,但是門後、裡面的房間都像是在熊熊燃燒的熱度、空氣也因為燃燒使得視線模糊、隨時會爆出來的危險感,但那條走廊是全白色的,很詭異的感覺。
後來城市好像進入戰爭狀態,整個enemies at the gate的FU。
身邊有一位60代身著暗綠色軍裝的大嬸,疑似是狙擊手,嗓門很大。

我跟著她到處走,她則大嗓門的抱怨其他軍人,路過一輛被當作戰俘集中的廢棄公車時,她高分貝批評「你們這樣把人銬在這裡不給上廁所,難怪這些傢伙只能就地大小便!難怪這邊氣味這麼糟!」
說著把那個中年人手銬解離開他原先的位置,拉開被拆解的座位底下真的是有黃金...

大嬸把比較舊的硬塊踢進公車更遠的沒人的地方,那邊畫面太美我不敢直視,然後就醒了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npathio0401 的頭像
anpathio0401

米國無文化

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