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  Mon Dec 15 21:45:33 2003

最晚最晚是從97年的那個冬天吧?
看了Dark Avenger之後哭著寫完大綱,後來才是細部。
98年的春天之後寫了兩萬多字,之前我從91年之後就沒提筆寫過任何除了信件以外的東西(作業除外),更別提小說了,我原以為,98年解脫之後我可以迅速推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但是我沒有,大學那幾年來一直為了重新拿回筆在練習衍生中暫時擱置,直到現在,我即將要踏上那個過去只要讓我看一眼就會血壓直升的地方,我甚至連大綱都無法在此寫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是遺憾。
要是新電影還是賈斯東派的我一定會在首輪的時候呼天搶地的哭。
原以為、真的、很天真地認為,寫信給導演甚至把當時自己寫的大綱給編劇看就有機會挽回,但是、果然、很天真,我也一直沒這麼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已經、沒辦法挽回了。
真的、很遺憾。
ERIC、我親愛的ERIC、真的、很抱歉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pathio04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