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07
睡得很慘,夢境慘烈,醒前差不多都快要哭了

 


跟一群人逃亡,大約60人左右,有許多不同時代認識的朋友,大約是國中到現在,記得有靜美和小比

我們這群的領袖是個約50歲的精瘦男子,小小一隻皮膚黝黑像是個和藹的水電工師傅,但他其實是軍人出身,而且是因為有他指揮,我們才能在軍隊全力追捕下存活那麼久

我記得中途逃入一間學校,是廢棄中學,狀似安全,大家喘口氣。我坐在位置上翻到一本舊的畢業紀念冊

一邊跟靜美聊,然後發現裡面有當年的自己的留言(1頁)
"我都不記得了,以前的事。"我對靜美這麼說

留言的那個自己好天真無邪無憂無慮,說著剛迷上足球,迷上Totti的事
(這不是真的,我一直到02年九月以後才突然發瘋了一般落入意甲坑XD)

"太遙遠了。"
我看著周圍的人,這群戰友,他們還多少能維持正常,甚至樂觀,覺得可以逃出,我只是心想這種生活是不是要終結了。
接下來只會有一場大戰。

用手機打字好煩
下來開電腦打算隨便打打回去睡結果先開了隔壁串現在醒了XD

還有一半沒講,我先去弄早餐

我感到非常不安,所以私下去找了指揮官。
不過也沒有什麼私人時間,他很忙,我找到他的時候,他正跟10來人左右講話。
我不是什麼高階(其實我們這隊伍也並沒有軍階這樣的存在,就是有些人會突出當領袖,而以個人威信讓人相信、服從他)所以想說是不是要先離開,不過他沒有要我離開,我也就坐下來聽了

是下一次的作戰計畫。
指揮官說這次找到了外來的勢力幫忙,我們逃出去的機會很大。

類似聲東擊西,合作的一方趁著政府(?)在某博物館(規模宛如大都會博物館)有個重要的慶祝/剪綵之類的儀式時製造混亂、引起追捕注意,同時我們這些人進入地下鐵系統,去開啟已經廢棄、舊城鎮的系統,那系統沒壞,只是不好用。

我們開始被分組,哪些人被分配到哪一組、以至可以待在哪一節車廂都計畫好了,狀似很有計畫的可以逃出去暫時給了大家更多希望,我可以從周圍的人的表情看得出來。

我們沒有人認為會出意外。

其實我們也沒有能容忍意外的額度,只是我們不願意去取捨

博物館的計畫順利執行,然而不知道什麼地方出了岔子,政府幾乎是提前得知了消息,先一步開始在博物館裡搜捕我們的聯絡人(一男一女)。

(有趣的是這邊我是上帝視角所以看得到狀況XD)

女方(偽裝成眾多記者之一,座位在比較裡面)藉故離去想要繞開追捕,這邊忘記是哪個演員了,僅記得是評價還可以的高個子細瘦俐落型女演員
然而負責追捕(最終跟女方面對面)的是我從一開始就因為他講話方式很煩而相當不喜歡的Jesse Eisenberg

Jesse 比女方矮

男方的聯絡人在記者會的最外圈,是他跟我們指揮官通知說「情況看起來不妙」,然後決定要先抽身的。
本夢最有趣的畫面出現了:該男方聯絡人戴著黑長直假髮穿著風衣並化妝偽裝成女性,重點是他是莫菲斯(Laurence Fishburne )
我就看他那張臉是莫菲斯,然後他瞬間拉掉假髮扔掉,並且解開風衣打算變換裝備(?)逃跑時,有一種「哇喔好犧牲!」的好笑感覺XD

之後通訊斷了,我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成功擺脫追捕,因為這邊進入地下鐵系統的我們也受到不小的阻礙,似乎是原先以為的道路不能通,必須繞道,而且因為這些變動,我們最初預定會在最前線幫忙拖時間的那批部隊無法抵達/或者被政府擒獲了

這消息讓我們全體心情沈重,因為不僅是那批部隊(似乎是真正的軍人?)人沒到的問題,為了讓我們能安全逃出/他們自己能全身而退的槍枝彈藥裝備也都沒有辦法抵達

生存率開始急速墜落

「但我們還是要有人守住第一節」指揮官沈重地說。
我們全體都知道他在說什麼,進第一節車廂的人要在最少的彈藥內拖延最長的時間,好讓大部分人能夠進另一邊的車頭,而他們離開時會炸毀能拖得走的車廂之後所有的車廂。
進去的人除了死也只有死。

「抽籤吧」
不知道是誰這麼說了,而且瞬間真的用電線做了至少40根籤出來

跟阿馬蓋頓(X)世界末日(O)時鑽油組最後做的事一樣

(Draw the short straw則是指“被派做苦差事”)

我大概是第一輪拿的,拿到的瞬間就知道自己抽到了。
根本不用比對

「你知道我們都要去死」
我對指揮官這麼說著,心裡想著不管給我們多少彈藥都不會有用不如給我們嗑點藥,這樣也許我們還不會感覺到恐懼或痛

我在腦中模擬了我們這批人,大概5、6個,被對方的一個一個擊殺的各種血腥畫面(老舊且灰塵遍布、堆滿雜物的座位上散落著斷肢殘幹、將死隊友的無意義呻吟和哀嚎,慌忙間找子彈害怕還沒有反擊就被幹掉),然後想著自己要怎麼死、這種「為別人爭取時間」的「努力活下去」根本心酸

覺得太鬱悶而終於醒來。
通常我要在醒來之後立刻紀錄不然會有遺失片段的可能,但今天我中途做了4小時的其他事情,我還是可以清楚記得車廂的老舊程度、那些政府軍隊從哪裡、怎樣的地方攻入、現場的燈光怎麼打的(笑)博物館記者會的人的穿著、白色牆壁上的畫作等這些細節

現在心情還是非常差勁。

等等要出門,我回床躺一下好了(眼睛跟頭都很重

結果回去躺一直覺得腦袋很重然後驚醒

今晚到底能不能睡好啊唉orz
不過至少經也按照計畫念了,嗯、來睡

掙扎很久起來了,做的夢只是不愉快,但至少沒有昨天那麼累

要繼續上週沒做完的事情、恩、來弄早餐、努力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npathio0401 的頭像
anpathio0401

米國無文化

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