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09

    
我真的很想說,這三小時我一次睡好
但是沒有,大概每40分的醒來一次,每次做到夢都不一樣



而且複雜又深刻的感覺,現在只記得一點點
前大半甚至有「痛覺」,然後夢裡的確見血,後大半跟我莫名有的一個可愛的五歲小姪女(或外甥女)有關,
她很會唱歌,我們也讓她在像是町內集會(?)這種場合唱歌(我們家族好像負責出節目),然後引發了糾紛,還被扯出來她那個來路不明的父親(未出現)是怎樣又怎樣的(疑似是被朝廷追緝的對象)

到最後吵到類似於要用時光機(?)去抹殺這女孩的存在,
我記得我好傷心,一直據理力爭,好像只有我為這個孩子在著想。
中途好像穿插了逃亡或者反抗還有很複雜的東西(也頻頻醒來)

一晃夢裡好幾年,小女孩順利活下來,然後妙的是還有個大一兩歲的哥哥跟她搭檔一起登台唱歌,我依舊是安排節目的人(這個叫什麼,負責指揮XD)
然後這晚有一些懷舊要素,像是我覺得有幽白組上去唱歌了XDDDD

最讓我感動的是,有一個在報名或彩排時沒認出來,可是開口一上場我馬上就知道了。

是阿蓮,而且是看起來恢復健康,恢復以往的模樣(大約80%)的阿蓮 我超級高興,
因為我覺得現實的阿蓮有點不健康,希望他能恢復。

然後唱歌還是一樣好聽

醒來前是我在安排下一場報名的部分(白天),有個看起來穿著很保守可愛的年輕女孩,說他本來報名文件什麼的都弄好了,拿給父親補簽名,結果父親帶著回家的時候,碰到了町內昨晚的大火葬身火窟。
我只能安慰女孩

有點難以想像這麼好睡的冬日(我的被窩也非常溫暖)
我會睡得這麼悽慘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pathio04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